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十九

卷三·十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山中,已经是寒冬,连呵出的气都是白为了一都披了一层白衣色的,仿佛与天地融场雪,林木刚下了一

成肥沃的养分,深入泥滋养抽枝被白雪埋起来,只有踩生生不息,年,就会变上去时,才能感觉到脚下非同寻常回归,痛。枯叶等到来敝,枯枝败叶天寒地冻,林木凋的松软。这些发芽的树木。它们败落,又以另一种形态土中,自然也就没有苦

树精。柳延见到了那松

难。景里缀,所以要找到他并不这败落的山,松树是唯一的绿色点

亲,儿子结交了样的友人,面子上不说转世帝的,并迟迟知道沈珏一直在寻找皇在意。虽然沈珏能放下未寻到,柳延希望作为父,心里也是

了,别找了,太辛无能苦。道,有些事情他不要找望沈珏走上伊墨的后尘柳延不希,但也知为力。

很多事情,他们都无能为力

他护在掌心里的孩又太短。护是护子,长大成人,不住的,沈珏须受的苦。都阻止不了,许苦痛挣扎已成人,自己作为父亲,都只是人生的一个的过程里,阴残酷的流转,让珏的一世太长,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也不能护他一世。沈去受成长他什么都拦不住,什么,辗转寻觅他拦不住时光的步伐。过程。柳延知道

树下飘沈哥哥”,便朝沈珏扑小松树精感的影子,葱绿的了过去喜起来,壮的松树下又落了一层出一个虚虚幻幻哥哥一抹,呼喊着“沈风自动,枝干摇摆,粗雪,接着松到沈珏时,几乎狂

声音闷闷的,似乎压了。”沈珏张手接住,抑着什颇有些尴尬。此时站爹,别笑尬了,喊了声:“在一旁柳延笑了起来么,他笑的沈珏更尴

沈珏怀里退出,倏忽一晃,躲回时骇的脸色惨白,从相关,他一人是那唯恐避之哆嗦。他胸前的小松树精这才注意到还修成的精怪,了本体里。树木着颤颤巍巍,连松害怕,那松有旁人,发现其中树也跟枝都在识与本体息息不及的半仙蛇妖,顿

益发觉得好笑,裹样。柳延树,却骇成这个模的一棵松着狐裘斗篷,笑的层,明明是粗壮抖下发抖蹲在次见到松,树干不动,树枝却这还是两百哆哆嗦嗦,松针都多年来,柳延是第一地上直不起身

奈,怕他笑的太狠,什么好笑的呛住了气,一边给他顺?”一边道:“有成这样气,,笑“爹,”沈珏甚是无

了笑,瞟了他一眼好一会才止柳延低头不吭声,只是笑道:“沈哥哥,笑的肩头闷颤,

一张俊脸顿时通红。沈珏

也蹲下身,认真严肃的伊墨道:“该叫小沈哥哥。

一头扎不过气的道:“沈哥身瘫软,蹲都蹲不住,前,蹭着眼泪喘更是憋伊墨胸天大笑,直笑的浑。”他这样一凑乐,柳延哥,沈哥哥……好一个沈哥哥不出,连

—也是怪,以哥哥,而沈珏被取笑的满脸都是精叫的不是沈个称呼,硬平白添了许多肉麻。往怎么不觉得。松树麻到连沈珏都觉得牙帮子酸扭曲的境地,好像那小生生让他们笑窘,本来好好的一是情哥哥似地。了起来—,又羞又

的松树,也不说什么何就遇鬼似地,如伊墨把笑到,分明里,。”这躲起来,像个什是长辈语气,只道:“既是唤他哥哥,望着那还在哆嗦也该出来见见我们么样子起来,的苛责了。揽在瘫软的人扶怀

样一个普通人,是心里忍不住好小松树精迟疑了一下不再让沈珏来找他。人胆小如鼠,这如何就有这样。半仙的妖,他到失态的柳延是好奇,都说凡所以怯怕着,,更他们不高兴,以后底拗不过对沈珏还是第一次哥,如何就不怕的父,修为遇见。又见他怀自己的胆怯惹的里笑还是重新走了出来。只怕他们。不多的沈珏哥欢,深

不慎,惹他们不高兴,前,垂了几千年的老妖怪着头,一抹,站到伊墨跟不敢吭声。连气两人一□吞了人形虚虚渺渺的另外他虽胆小却也不对他并被这不知修炼无恶意,所以才敢重口,深怕傻,自然体会得出,这一个敢大喘一都不新走出来,化作

等他站定了,柳延才慢头我看看。”慢止了笑,道:“抬

个少年模样,一身想笑了,忍了几正经的道:意咽下去,你,想来是怕了我们。着“了,有你想的?”才把涌上来的笑今日你也见就这么呼喊人吗想到他绿衫见过些。柳延一树精抬起头沈哥哥”扑进小宝来,也是清清俊俊一那般骇这些年在山上从未,高挑细长,脊梁挺得笔直,就是瘦了怀里,忍,小松

他一眼,连忙低下头去,摇了摇脑袋,耳是心思被挑穿,羞根后面红红的,想小松树精抬头快速的看了窘罢了。

你与沈珏要好,我们柳延道:“既然自然也对你另眼相看,往后不必四处躲藏。”

抬起头来,小松树精听他不拒绝自己与沈珏相交,露出笑顿时喜出望外,忙忙的

怒哀乐,都明明白白的展延突然觉得,若是有他,沈珏无心不会寂寞,他作伪,笑容纯净难得。露在脸上。笑起来就是笑,没有一丝延想他或许是树木修世更是毫无历练,所,沈珏余生也这笑容,倒到大就长在这山上相伴,不能像飞禽走兽般四真是干净。柳也可放心。只是成,从小处游荡,对人以心思也干净的很。喜

液,却在他们身上学到了感情很难更改。忠贞不二,这是狼的天点,性。尽管身体里有人类的血的从一而终。这一珏是狼,对伴侣

,这又是一场剪不断理白,有着对沈珏的倾只是凡少年的眼底又明明白人,柳延也知道还乱的情殇。可眼前慕。纵然

们先回去,我与他顽一会。”,柳延对伊心头觉得怅惘墨道:“你

:“你别怕的小松树精喊道伊墨自然懂他,一了。放下心,跟着伊墨走掉,沈珏走了两延面前惴惴不安这句,才步又回头,冲着站在柳搭手,带着沈珏离开好得很。”说完,我

精,便牵了他的轻,眼神却深沉了一胳膊,带着他在半仙的老妖怪牵着胳膊,也不敢挣,看的有些惧怕之前并不起的很这山林里慢慢踱步,一走,小松树精无端心头忐忑,不知何表虽是年亦步亦趋小心翼翼的跟着他,眼小松树个凡人来了,被延外眼的这脱,为。

不开这山林?”你离语气是温和的,问:“柳延才开口,慢慢踱了半个时辰,

。”我修行浅,至多离本体三五里地,再远就松树精小声道:“不行了

了?“修炼多久

“两百八十年。”

“你喜欢沈珏?”转了话题柳延点了点头,又沉默片刻,才冷不丁突然

喜欢?”脸有些红,又有茫然地望小松树精他:“什么是

想起伊墨来,心道这些修行样么?又呆少苦头。他,不知为什么突然又傻,没有作伪的不懂。柳延看确确实实是,难道个个都是这来不知要吃多痕迹,由此可见,的妖精他问的认真,

有回转而道:“人。”柳延想了一会,没答这个问沈珏有喜欢的

酸的,出将沈珏视为己有的过。墨说的没有,心头酸动了情。,心中没见过?他也没跟我能道:“我怎么“啊?”小松的觉得不舒一下,莫名意思来,他自己或许还”言辞间,无意流露错,这小树精妖精,真对沈珏还有些涩,本猜疑才算落了底。伊柳延却听的明白愣了未曾领悟,

柳延道:“那人死了。”

小松树精又是一愣。

处找寻。你怎么办珏却要一直在寻他转世。”柳延“他死了,这些年沈珏淡淡道:云游天下,四,将来沈“你离不开这山?”

想也不想,听他这可以脱修行一段小松树精脑子里离本体,陪他去找那个人。”么问了,的答:等我再“我陪一时有些乱时间,就他一起找不行吗?

柳延不说了。

小,又小妖精胆回答,往往是最真实答复。不需思考的的答案——我陪你。单纯的很,却也不想的给了他这个

是最不论做什么,重要也甘之如饴。许将来会后悔,也会伤,再里,他陪他。或不论去哪的——因为是自己痛,但这份心意

些事他管不上如何出来的孩子。至于将来找不到处置办法。右他,也相信,自己们的意无权干涉或左到了又如何,那权利,自然一手教,找连他都没有评价的,会有最妥善的

收拾院一下,道:“去我子,你去不去家不去,沈珏此时定柳延笑了帮他?”

延虽然隐约让他心生意,就放大胆子,点精一听能和哪有不去之理却也感受到了善,加上柳头。畏惧,小松树沈珏在一起

了。柳延便带着他回家

些小忙,比如飞出来,飘到河边自己尘。院子里沈珏挥着水缸装满,飞来飞去,将满的木桶才得以休息。抹成一座小山丘。伊,而后继续孜不倦的擦拭各处灰里,堆无所事事,施法,帮勾勾手,让便看着儿子忙碌,一边竹帚在扫地木桶从厨布则还在孜水,又飞回水缸边,将满肚子水倾泻进去飞,直到房里坐在房顶上,院的积雪清到角落

的诡异,却又温馨的缭乱场景。小松树精跟在柳延身后,第一眼望见的就是这说不出

,你喝点,落在他手边。沈,敞开的房门里便飞出热茶,一会里去,道:“爹,天冷得很茶盏茶壶若无睹,坐在刚刚拭净抬,一边扫地一边珏头也不火盆已经燃好了的椅子上早已习惯这些,柳延视回屋。”

于站回庭院中央,柳屋顶上坐着的伊墨终囱被堵住了延问他上屋顶干什么,,故而疏通疏通伊墨说

道,怀里搂着柳延,才干,也不用扯绳。他一人时,说着回屋,又将被一棵大树,就着枝了出庭院里唯对什么都无要求,唯连睡觉的铺盖来,扔上了有跟柳延在一起时,觉着睡得舒适。都挑挑拣拣,定要褥都拿从被子上嗅到阳光的味索,直接晾被子

帮他的忙。帚,精早已溜到沈珏身边,松树他们说着话,小跃跃欲试的想抢他的扫

都要扫干净,才卷了塞,房去做糕点。也不连院门外的地客气,竹帚往他手里一袖子,进厨屋子里和院子里的地已,故而扫的嘱一定要扫仔细了,,见小松树精只因天寒地冻,沈珏怕地上湿滑殷勤,经扫的差不多了,仔细

:“爹,你们想吃点什么?”刚进了厨房,又探头问

闻言扭过头墨坐在椅子上与柳延一起喝茶,道:“松仁酥。”

小松树精傻傻的,硬我有好多他已经改口,叫是没听出自己被人拿忙放下竹帚松子,小沈哥哥你“小沈哥哥”了。,热切地说:“来取笑,连要吗?”

的舌头都发麻,横了一眼着些罢!,烫墨,意思说:你且收敛喷出去,又忙忙柳延一口咽回来茶含在口中,险些

热茶,仿外认真。视线,认真端详手中的他从未见过,看的分转开佛那东西伊墨

松子,装着什么树精的面也不好出空来,对着厢沈珏明知道伊墨回房去吧,别折腾爹发慈悲,把做点心。抽坏心眼,当着小松不懂,继续对方拿来的一堆他了。柳延挤眉弄眼,目光这个老妖孽带戳破,只好接了指望着兮兮,

开了视线,低头认真求救,眨了眨眼,竟然也转研究手中热了儿子的茶。柳延收到

人在场,这口气他忍却有外沈珏直磨牙,

世界,人们一家,只以为山下都是这般。触,处处充满从未离有生以来第一次与人观察他过山的小松树精这还是好奇,因此格外认真人都是如此,家家

和乐美好,甜美融洽。

不过是绽放的美好,只若昙花,并不知道,这悄然一瞬。

却都清楚,惜。一瞬,他是分外珍们更他不清楚所以这,这家中三人

佛是踩在醒。云端上过的,飘飘然让,日子都有了珍惜的心意就仿几乎以为这场梦永不会

放了桂花蜜,拥在火了一宿。新年过后又完了这个馅裹出来了,后面就做己做的元宵,过,学着裹馅包元宵,先节。炉旁吃到正月十五元宵节,连孤山上伊墨都钻进了厨房着自燃了许多爆竹,热闹前几个将芝麻煮了一锅元宵,的有模有样,一家人寒冬里迎来了新年,

人散漫惯了见他来了点了头客,这一家拿他也不当客人。的生灵活动起来,在来越散漫,少了教,照旧做自林子里吵吵嚷嚷。小松树精时常来这山约束,连柳延都中唯一过去了,山林又萌发新寒冷的冬天一转眼就己的事。条礼俗的绿,蛰伏的院子里做客,说是做

这日小松树精又无人应答。跑来玩,站在门外,是闭着的。他推开门,喊了几声,也院门未锁,却

山林里只有他们一以出门树精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掩好门跑出去寻了。也无须闭户,小家,所

头扎在他的躺在草地上合眼睡觉做什么呢一抖一上还缠原形,通体衣襟里,同样在睡觉。可不困的日子狼也在打盹,身最后在山腰的溪流光又正好,不睡却是柳延,枕着子,他的小沈哥哥化了着一条大蛇,埋抖,明知道他来了,边找到了这一家狼,侧脑袋,茸茸的肚皮上歪着一是,春却懒得睁,竖着的耳朵偶尔气温不冷不热,阳的一条巨开眼。而黑狼毛

金色殿堂。呼流淌,仿佛睡在,给他上树萌罩护不吸间是草木清香,的地方,暖融融的春日脸上的光线住了们一个好梦。而身潺,还有他们头顶家人的温暖。一家三口裹缠在一起,耳畔有溪水潺上枝叶繁茂的树萌,遮阳光,在他们身上脉脉

,深深的烙这一幕仿佛烙印海里,并终生没有忘记的脑进了小松树精

彼此亲爱,彼此相依。

直飘下去,自欺日子。可是,夏还长,自欺时候还未到还会一这一家云端上经来了。若不是夏天到来,天已日子

一把毛来,扔进溪水飘延坐在溪脚丫伸在溪水里,腿日头猖盛,单衣薄衫的柳走。上趴着一只狼。柳延拿着犀角梳,在的,梳下黑狼的毛皮上梳理边,光着,时不时

沈珏叹气道是蛇就好了,也不:“我若用到了夏天就这样。”

久才毫就,吹了口气,那狼罢了,夏天常常弄得到便讨厌的紧。”伊墨躺在一都是狼毛,喝杯茶都旁扯狼尾一边道:“当年我身上畜牲的腥臊味也就起来,荡荡悠悠,许,一扯是一撮毛能喝到你落下,他一边玩真真就不想养你,的毛皮,

沈珏羞恼的道:“哪有什么腥臊味,你自己是条蛇,一股土丘味倒是真的!”

争的?都是畜牲,还互有什么好相嫌弃。道:“你们柳延抬起眼

一狼一蛇顿时哑言。

的味?”我怎么觉不出你们柳延又道:“

”沈珏说,“一会我去抓条野蛇来,你就知道他原来是个什么味“父亲修么多年,早已辟谷,汲天地灵气,自然没炼这有什么味道。。”

是大发了。”:“我看不如现在把笑一声道伊墨一把抓住狼尾,冷狗身上味道可你踹河里,落水的

袋,摁在膝盖上道:“不是狗!”沈珏“爹,我不别动,还与他争辩,被柳延一把好又趴回去,颇为没好。”沈珏只喊,要抬起头“我才摁住是狗。”委屈的道:

拍他毛茸我知道。”延笑了一声,拍了茸的脑袋,安慰道:“

也逐渐轻盈,顿被梳沈珏立刻被安慰了,加的舒时哼哼起来。,身上厚厚的毛发

足,伊墨实在是看不过眼,“哗啦”一声,威武的黑狼顿时成了“落水狼”。一脚踹了过去,那样子太

起一过去跃身就朝伊墨扑来,楚亲。”腾几下站起间立时竖身,恼羞成怒,一不过,伊墨快速伸手,两来,耳楚可怜的朝他唤:“障,黑狼冲了几次都冲朵顿时耷拉下水里的黑狼扑道无形的屏

闻。伊墨置若罔

黑狼又唤:“父亲。”一边垂头搭脑的踱几步又垂头丧气,看起来真他身上滴着水,是可怜兮兮围着屏障绕圈圈

伊墨犹豫了一下,收了法。

甩了伊墨满脸满身。扑倒在地,然后痛快的子,把一身的水连时精神,猛地朝还萎顿的果然,前一刻着狼毛一起,他扑过去,把伊墨甩甩身黑狼立

伊墨子!”抹了把脸,躺在地上延,说:“你教出来的好儿甚是无奈的歪头看向柳

脸上蹭,又把他刚抹净才闪是您教的。身跳到一边,再次甩毛的脸蹭湿,还顶无辜的说:“也狼拿湿乎乎的脸在伊墨”等到伊墨又要踹了,

墨猛地收了声。伊墨坐起身,给你爹做狼皮褥子毛和水滴,望着净了身上的狼冬天把你扒了皮,完,伊弄干……”话还没说那黑狼撇撇嘴:“今年

冬天。哪里还有天呢?

戛然而止。直瞅着他此时,笑声们笑闹,也是柳延原是一

,仰起头看了看眶潮热,竟要落下泪来。天。或许是光线沈珏蹲在一太过热烈,他的眼旁,默默地恢复了人形

三人俱是无话

么了?”,见到的就是这异样问:“你们怎沉闷了一下,小松树精找到溪边时的场景,中惊异

。其余的人紧要的。他们连说,都懒事,至得说。,都是无关无人回答他。有些亲知道,至爱知道

愧,能体会,也无因为受伤最重的,之人。,也只是至爱们至爱之人,能让他只有他们愧疚的因为很多事,外人不从难受。他们心中有

的人,又怎么会明白呢?

两人身边,道:“爹,你怎沈珏走过去,坐在么想的

,轻易不他们不曾深谈过,各出口。自都是掩藏起来敢说这个话题,

住你。”柳延淡淡道:“我只想着,到底还是对不

?”沈珏问“什么

百多年,近三百好一会,才抚了抚他的柳延转过脸,望了他…如今,怕是又不能陪你光阴,了。”头,轻声道:“你我父子两我却极少在你身边…

沈珏愣了一下,“爹?”

“往后他。”,你陪着招来小松树精,道:柳延

以,却也点点头我当然陪着小沈哥哥。小松树精不知所:“

的眼,望着沈珏泫然柳延笑了一下抱着儿子,搂在怀,忍不住也心酸欲泣里却是无言。起来,

,自然懂他话里意思。。所沈珏不傻,向又不能陪你了”。几天后父亲若是走了,以,才会说来聪慧他爹也是要跟着去

——不能陪你了。

族里,不起,谁也不,他尚未记事时,亲生爹娘就没了,成了孤分委屈,虽然是妖,却娘,还有这样的父沈珏想,自己他好得很,中间吃了那么敢欺负。后来,爹爹死,从生下来本来有爹娘谁也不敢瞧了,只小不曾让他受于又能一家团圆。过,没了亲生爹剩父亲。他生活在亲与爹爹,都对多苦大家也不觉得有多委屈难,终儿。们找了许多年

走了,连爹爹都不肯留不过一年,父亲又要下来,也跟着要走。

什么意人抛下,活在这,连一个单的活着,么大的世界上亲人都没有,孤单偏就把他一个

“我跟你们一起沈珏咬了咬牙,道:。”

猛地抬头道:“不行!

屈了一会,见情绪着几分委屈,这些眼。也就是这个时候,小松树精意识到人而已。明拿他们当自己人,像亲自己他自己都理不清,只不上这个时候看他一么他们,都是有限度的。他小松树白过来的犹疑的看着么,在一旁就不能们拿他,只是外一下,这委屈就还夹杂诉他什,隐约有了两分愤懑。,他们的善意和好精听不懂他们说些什来,,谁也顾觉得自己一直又看看柳延和伊墨,谁变了也不肯沈珏,他们仍是连眼尾都不看小松树精难过起人一样,为什,一双眼睛看看拿自己当亲人?委

着沈珏的事。头走掉了。心想你们不理刚刚全然忘了呆呆站了一会,小我,我也从此不理你延,陪还答应柳们就松树精掉是。这一会儿,他

这样的性子,是延看到了清楚,却不知道,他,看的很不合沈珏的前世如他。而后做了结论,走开时的背影,柳嬗变的帝王,这小松树精,甚至还不——比起

己的人生要走,如何延对沈珏道:“你还有自己的事,自就跟着我们?难道能跟一辈子吗?”

了一下:“我又着你们。”找不到他,可不就跟沈珏惨惨的笑

“找不到就慢慢找。,怎么能说,“你既然答应了?我可没教过你这反悔做人。””伊墨

沈珏问?”…那我找到了,就能找“…你们了吗

哪里去找我呢?”又伊墨沉默了一下真要跟我一起吗?”才道:“你上看向柳延,说:“你

不苦?”后,你找的苦柳延笑了一下:我丢下你以

是苦的。”:“找的时候,还伊墨想了想,回道

世之地,仍然控制不北都找遍玖那一回,明知他的性子,苦,他第一次承认。一不住自己,不知道他会在哪里,什么模样,长住四处寻找,错过。之地,也管东南西错过,就怕蹉跎。想象,他会变成家,西南甚至明明算出来他转成什么样忍不住路寻觅人海茫茫的会投生在富贵之己找不到,怕怕自己会失算,怕自,也就怕所以转世季

活了千年,能腾云驾意识到,即使自己也是一这个时候,才会还是蹉跎。也结果还是错过,无是处只有唤雨,会呼风雾,

,还有人喜欢,还有人毫无用武之地在命运面前,尖上,他又如何能连他也不。就是把他过是一只蝼蚁罢了,这样无用不找这个人放在心

苦也不怕,只要想甜。后也熬成了路的辛苦,最一想那些美好,一

柳延轻轻“纵然去哪里找?就舍得丢下我,受你受我便是?”“我只活几十年,”说:不怕苦,去找你,又能过的苦活着,也活的无望。你

伊墨伸出手,将他得你死。”:“舍不得。”等了拥进怀里,低语道:“我也不舍片刻,又道

吗?那你活着,不行柳延闭上眼,倚在他肩头,“

是蛇妖。没了道行,道:“你忘了吗的背,低低这样了。”伊墨抚着他“我就是一条蛇而已。”……怕是活不了现在

这,才是答案了。

墨,不懂人言,也就是。没有了风华绝代。什么都了道行,摘了内丹,他不是伊

的一条蛇。只会在枯叶层春而醒,逢冬则眠。只是无下游走,在洞穴出名无姓,山中没,吃着生野的动物,遇

脏,那样走,被痛苦。也死或许连死会被苍鹰秃鹫叼啄开蛇皮,噙走

无有。交出去,么都不要,什么也如,将道行连性命一起还不

厮磨与喜欢的人耳鬓元宵。起码生命的最,能够,还能一起吃碗

他千千万万年的寿命。仅仅这些,便抵得上

也没有遗憾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