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二十

卷三·二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便叫人猛地的蚊虫也都匿了晚间,柳的竹榻上纳凉夜风拂过却是另一种景色,单。白天在山林行走,山林四周都延还是让沈珏端来竹榻起来,横在院子叶密,激灵,冷索索薄衣衫穿上,只余凉风习习。晚间冷的狠了,连里,他便躺在冰凉凉以炎炎夏日,山中的出了一身鸡皮疙白日里常在草丛出没一件。只是到衫尚可,走在树荫下不是土木环见日头,连汗水也未必有瘩。大约也是潮湿,枝繁倒也非酷暑难耐抱,泥土

幽蓝的微小光亮在黑暗一圈又重新飞走。在黑暗里自得其乐的飞着。偶尔飞到更有萤火柳延眼前,盘旋不定,流里闪烁,明光飞舞。

繁星柳延躺在好不惬意静静数着头顶蛇搂紧,安安怀里大竹榻,合起双臂将

沈珏。只,其中三话的活物就这几山野林,会说逗乐,他这清候,院门外吵大约是数到第一千个的!是以在是活见了鬼静院外起争执的,只是小松树精与拌个也不恰当,这孤了起来,说“吵”嘴,逗里也就们若是能吵起来,真正只常日

以,院外所谓的“吵也就是别人吵吵,对任何人,都是一副听得清即可,从不大不,也只在家里,才也只是小松树精一不尖锐。所不温不火的脾活泼热闹些,一旦沈珏是个什么人人高亢的音量罢静听听,,柳了。延再清楚不过了家,偶尔说两句,音量他一旁安小,让人性,就是起了争执,

,躺在沈珏毛茸晚上来时沈珏还有到冷落,散去歇息茶,说说句,哄得他茸的肚皮上才肯罢休与他们一起在竹故事,再各自原本白天小妖精遭心注意到了,和颜悦色哄了也坐在竹榻上,,饮。偏偏小妖精也要学着柳延本该是榻上纳凉,平静祥和的夜晚

这便是起因了。

便是轻易不那一位。半个人,另外半个找出三个:他爹妖,野兽却是实打实的狼便是曾经的那座皇露出来的一个,他父亲一个躺在他肚皮上取沈珏虽算得上里,身着明黄龙袍的茫人海,也只能。能的地方,本性里是他最柔暖,任意妄为的人,茫软肋,还有一个,一只。肚皮

伸出毛茸茸不用别那皇帝不着寸缕的在突发奇想,要他变狼给他看,怀里天子的后朵,许的肉垫抚着皮,玩着他的耳这温温暖暖的上好皇帝便枕着他的肚往后朕再。翻腾的累了,他也就变了,四的手的狼皮。他便道:里翻腾软软大敞的躺在龙床上,让,收起利爪,用毛皮曾经的皇宫里,皇帝

对上他时,,尤其到人生最后几顶峰最高的年,几乎泯灭了本心。喜怒哀乐。也就在心大起的时候极少杵在人间还存留了些顽样顽天下的形态,硬生生的,再没有了真正的刻成威仪性,仿佛一具淬炼过皇帝这的钢铁,被雕

贵的死了这些年,沈珏想起时说对自己的不同,也知道不上皇帝。于是人间的这位直知道一起时,便一沈珏直在他心里放着。他这些微不同多难过,毕竟在,是珍怜蜜爱。,也没有多少轻

前,不想时,他里,言谈举止,音容,在他心在那里然而他一直存在着,想起来时他就浮在眼笑貌不曾有丝毫模糊

珏不曾为他痛他活着时,他们痛苦过。苦过,他死在一起几十年找了,沈珏他这些年,也不曾

同时,也不曾遗忘过

不是占之地不过毫厘,却显出原形地方露出来帝。前放在,让他枕着入睡。至爱,只是一个他也扎扎实实的扎根里的存在——在软的两人是他父亲,柳延,伊墨,和皇他心底所亲至爱之人。后一人,谈不上至亲,更他以狼的形态,一生给他看,将自己柔三个人在这里。是以他愿意只抱过

的要求。也不所以,他想想的拒绝了小松树

,自己也分下不来。却通红,眼泪便在眼眶里些委屈,本以为他让着他一点打转了。台的羞愤,一时脸上受了不料到他们可小妖精白天就地被拒绝了,且拒绝他沈哥哥”,心里一时想也不想的们都知道该包容着一点,了,就的“小渴望那种亲近,便,再说他只是羡慕柳延以那么亲近沈珏延和伊墨的面,还又酸又苦,当着柳人,还是他喜欢提了出

沈珏没有多言去。:“抱歉。”才对小松树精认真道又走了几步,上了院门,,拉着他走

着道:“为什么他小松们都行,偏我不行。”树精抽了抽鼻子,也止住了夺目的泪水,哽咽

利落的性子,加上人间多年,深知都不行,就他们行。拖泥带水的危害不亚于软刀子杀人,行走沈珏一向是干脆也直言不这么讳:“旁人

,问:不是你爹行,那个死人,嗓音也尖起来然一闪念,想起小松树精不解柳延曾说过的那个死去:“是也行,就我不行?!”的人来,心中更是激愤“为什么?”突

失言上惊白,眼都温柔了一瞬。他一喊出口,面觊眼看沈珏,怕他生,就意识到自己惚,仿佛回想起什么,一丝恍,沈珏并未动气,只是神色闪过气。却没料

过后,沈珏望着气,“你一小妖精罢了。”再往下也是沉的道:一下,沈珏叹了口说不出见到了,过去口。往后……还罢,你里也己勤练成精。那日一直大成,到那日我在你眼是少来些认真的念。今日话既这才相识。,还是难听,我也“你从未离过山,自然到此,”略顿了过是个人蹲在你不谙世事,单纯如神态,声音沉予你纾小孩,从未有他解,地上哭,我当你是短暂的仲怔,来日必可根骨清奇,净心修炼幼童,我也

说着便转皎洁月色下过身,回闩的一,泪水晶莹的年。瞬,望见了到院里,掩门上

紧闭合,成了一不过的铜墙铁壁。木门无声无息的掩上道逾越了,那道缝隙,也紧

狼形,朝那竹榻结实实。走到半路,忽而化成了望着竹榻,榻上一上扑了过去。呼啦一下,将过去。柳延和那大蛇压了个结沈珏面色沉静,转头人一蛇在窃窃私语,便走了

竹榻个小桌可以坐席,铺上铺盖是伊墨亲手做的,原本尺寸就大,在上面立一床,所以他这一扑可以做过来,倒也安然无事。

缠柳延,此时被,让巨狼压的老老实实,这时他也没坏嘴,儿子扑住,只好抚着他的头指柳延被巨狼压身,梳理狼颈后的毛发,,也不多话,和嫌弃他皮毛腥臊柳延肩并肩躺尖做梳伸手恢复人形伊墨原是化了蛇形了。在一

伊墨的脖子都没人制止,连拱食的猪。偏偏还没软垫上乱拱一气,哪性子撒野像是在鼓舞他咬下去似,柳延还在给他顺毛,耍泼顺带撒娇人嫌弃他,由着他使着耳朵,鼻子一耸露出狼牙来咬里还是狼呢,一耸的,在身下的人肉月色下的黑狼耷拉分明是一

动不动。,趴在两人身上一在父亲脖子上磨了回牙,又被爹爹顺了许于平静久的毛,黑狼终

身汗。,却被厚重的本来凉风习习了一通——早知道先就不洗竹榻上舒服惬意的柳看看,又了,的夜,躺在黑狼毛皮捂

,忍耐度降至极限的伊墨终于再下去。也无法忍受,一脚将他踹了趴了足足半个时

在了两人又跳上竹榻,这一回窝门。脚畔,身子蜷起来,狼眼正好对着那扇紧闭的院沈珏在地上打了个滚,赖赖的

壁一般将这小院隔绝在之外。木门已经闩上,严实实,仿佛铜墙铁闩的严尘世

于人间,也不该座城堡。属于妖界,它从从头至尾,只是他们三这个小院人固守的一不属或许并来不属于任何地方。方天地,

沙漏般流逝,固守在这里。等光阴如迎来大限将至。而今,他们依旧

小院也就彻底消失

点,是深夜,它们尾巴上,越的小灯萤火依然在院里院外却也璀璨起来。越是明亮,明明是幽蓝的一绕着,流光飞舞的场

夜彻底他身上,这才回了屋。榻上不肯起身,深沉,柳延觉,沈珏贪凉的恋在竹小被扔在新洗浴过后回屋睡伊墨取了薄薄一床

延披头原先是息道:“散发的躺着,闭目叹他们竟是不合。”我看走了眼。没看出来

世事,万出来的纨哄人呢?”伊墨眼点。只是偏偏看上你养有耐心本来也不是什么缺事随性,绔子弟,哪里也不睁,将柳延沈珏,算是瞎了眼。小妖精不:“那在怀里紧了紧道

这山里脱不开身,没未必,心里自然不愿意,什么经历,第一个么,将来眼光宽阔有。”认识毁儿子他长在经历,负了沈珏也未必辩解着道:“知道自己想要什柳延听他诋的外人便是沈珏

:“法子让他只专心伊墨笑了一下老林未必不会移情,只他一人,说到底,他确实稚嫩还是沈珏然有无心。”是沈珏若是有心,必,天长日久,离了深山

,这一回立场又站到小妖精那端去了一开始起来。便不会招惹,也非无心。”柳延给我们不会带看。”倒是愈说愈公正,““沈珏也哼了一声若真无心,

身道:“沈珏从未里未必没有想小妖精喜法,只是谨慎惯了…人打过交道公正,不再偏袒,伊墨也认真欢上他,他自,不再满口胡扯,直起他往来。一来二去,既然他要说的这么与这样单纯的道,心了态,心里觉得有趣,与…”

谨慎。伊墨说。

高低上下,将局中人瞅公平。其实身在局中肯深,非要拿着捏着,对方也不吃亏,才觉着事,哪里出那皇帝用情不深,他也就不付出的恰到的清清楚楚了,才会若说沈珏性子里最大的特征,便有公平可言。做决断。所以,当年看是谨处,自己不赔本,,又是情慎。遇事非要看出个

觉得这考虑过。只是时间一旁观望。对皇帝如此,对小妖尚短,虽精也一样。相识半年向,沈珏未必没有,自从小妖精流露出意妖精天真单纯,也只肯

几分可,反增,非要他人相助,,再心平气和说一也一样。那小妖精单后无人爱之处事,若是旁人事不懂得自必清楚可他未下。待日纯,却有些无知,遇才可脱困。今夜之便一笑,自找台阶己圆满就等同无知,妖说,不仅没有波澜,人单纯的狠了,也,被拒绝了也随

是。合着天下懂他的的。屈的样子,生气了,感到委屈便做出委着脾性,甩手便走,体谅他纯无说,便也倚偏偏那自以为心机。往难听了。往好听了说,是单人都该小妖精,连圆场都不会万事随性

他这纯’。那点心思伊墨摇摇头:“沈珏喜欢他单纯,却未必般‘过于单,也就收回来了。”喜欢

“说到底,小妖精在一起,得:“”柳延眯起眼,恨恨妖精会更生就意识到与那气。”略顿,柳延做了慢慢教导,慢慢有个表率在前,沈珏结论:“你,便是生儿子这事进退有度,滴水不样子,否则小曾经有个皇帝,遇做出生气的气了也不能漏……是怕吃苦呢

伊墨一扬眉:系?”你就没有干这又是我儿子了,与

,才柳延也坐起身,过是一物降一物前沈珏的样子扑过,咬着他的喉骨磨牙,磨瞪了他一会,学着先“不。”片刻松了口,喃喃一句

住了,沈珏便是吃了他的苦,也觉得一物降一物,而小妖的很。降不住沈珏。若是降高兴

我?”伊如你墨说。“比

是降住了我。”你的。只知道那年时降了柳延“嗤”地一笑夜与中小院,有人不嫌繁琐,夜:“我都不知何笔墨相谈……倒

物也不成,,非得互他的脸:“一物降一这情字住才可。”一事相降服的伊墨低头亲了亲

都是竹篮打水——一一点。否则,如何互相降服此包容,才能遇事互相退场空。一点,让一点,,才能互相体恤与理解

零的长大,无兄弟亲友诉的人都无有,也今他伤了心,又能小松树精一人孤零找谁寻求安抚。连柳延个倾躺回去闭上眼,—沈珏难过了,尚能跑是可怜的很来找他们寻求安慰。那,如脑中想着那株松树精—

,果然愁人字一事

转念又想到,不久之极致,便是哭,也无他拭泪。伤心四处流浪。辛苦到同他一样了,难的活着,人给只能孤零零过了无人可诉,后,沈珏也要了无处可去,

有,只剩一双落魄柳延心疼起来,像是凄惶的眼。那是已经见后沈珏四处流浪,一无所到数他的孩子。

年如一日,父子连有血缘,却数百从来没着心

长成了天地一如何舍得三百年,却弃儿。看他长了

红红的,沉声道:“不头来,眼眶,突然准死。”抬起柳延抓了伊墨的手

道:“我是一下,忽而明白了他的“嗯?”伊墨愣怔蛇。”思,面上犹疑不定,许久缓缓

是蛇,也要跟他一日。”“让沈珏跟你去,你来就是蛇反倒从容你活一日,我养你已定,面色“你本回来。”柳延心意

“只要你还无所谓。”身边,什么模样都

正寝,我“我养你到寿终陪你上

最后,柳延说:

“我们都是父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