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二十一

卷三·二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亲。——我们都是父

,三生三世,在他前,他都是败北的多,完胜伊墨知道,很不过柳延的少。多事情上自己拧

都执拗,又辩才出众此时,他确实有理,无这人从理都能说出三分理来,况

壳里孵出的无名无姓的幼蛇,不通人语,未开灵窍,茫茫然当自己还是蛇去。然死出生长猎杀果腹,又茫茫大,过父亲的。那些洁白蛋的时候,应该也是做

是自己的孩子。道,曾经出生的那些幼蛇里但伊墨不知,哪个会

不再关心成了妖,又卵。所以他还是蛇因此放食母蛇产下的有没有给那些与几条雄蛇□,让子,会同时的时候,无法确定每一条与之交.媾过的雄蛇以为自己才是新生命的创造者,,自己蒙昧的野蛇做过父亲。自己有没有孩子,当他弃吞雌蛇为保护幼

中关于不知人间游走百年,那又会不知道会生出一,即使与凡间女人,甚至,让其受孕,条蛇,还是会生出一个,伊墨冷冷的未必。交好亲缘,伊墨始终觉,会生出一颗蛋来也一件与己无关的事西,其得这是学了许多东生出什么东西呢?伊墨

——一个半人半妖的便认定,这是个怪物对任何人说过,第一小怪物——伊墨从未如今,维系,眼看到巴浓于水的他抚养了别人的孩掌大的小狼崽时,他他却做了父亲。没有血

了,他是定律踩在脚下。所以人类与妖存与两个截然不怪自古以来的殊途人就是越。小狼崽却轻易做到上,也将凡人与妖任谁都无法,伊墨认定,是个怪妖就是妖,各自怪的结合物,半人半物。同的世界,鸿沟广阔,生在这个世妖的出

还不准射一只燕雀。会转停的扯他长袖,沈清轩对他异常而哀求另双泫然欲泣的眼,不压制,看护着莽撞的小东香的功夫,伊墨就带他去山林里游玩几乎没道理,要精通往往沈清轩用尽手段,来偏偏,他同沈有失败过,哀求两柱小怪物的野性。被压个父亲,睁大一严厉,每日授业繁制的狠了,小怪西不会受伤。轩一起抚养了这个怪物读书习字,要学许多六艺,骑射超群,偏偏。小怪物的哀兵策略重,要

着嗓小怪父亲。他:子唤物会在任何时候,都软

百年。这一唤,便唤了近三

习惯对旁人说:这精力与时间,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伸是我儿子。并因此付出已经出援手,在他需要安慰的时候陪伴在侧不知从何时开始,他

他。没是血亲。有血缘,胜,信任他,陪伴他,侍小怪物会依恋他

心中有所依赖,再大的他们还活一天望。子,永远都是个孩还在这人世,只要苦都可伊墨知道,只要他们忍受,并始终心怀希,小怪物

再苦再累可以休,也有一个因为憩的安宁所在。

。永久色片公物会是什么样呢?众号ooxxpan小怪如果这个地方消失了伊墨想了很久

我也只是一条蛇很久之后,伊墨道:“我。”,记忆里没有你若应了你,那

柳延:“我记得你。”

模样,都是我的伊墨。得无论你变成什么我有生之年,都会记——我记得你。在

受伤害,个三百年来任时光摧始终不肯放弃的伊墨。残,饱都是那

消弭,再也无迹可寻。天会天降横祸,不知暂的人生一件虚妄的事。不知转眼道哪活着本身是道哪天会疾病临身,短

机,处处荆棘,每条就算活下来,人生的路有可能是绝境。路都是险途,每一步都程总是遍布杀

多。的热情已经所剩无生命他辗转三世到如今,对

如此。他还是想要活即便着。但是

是可以遗忘的割舍活着,不能放弃,剩下的,只有的美好。以被光阴抹平,伤痕也可,活下去,痛苦

恨的共享一场费那么多光阴。无迹可怀里,放在心寻却浓密清新的空气,一条没有经浪尖上,花谢花开——我们已蛇,也想要他会是赏一朵每一个升起的日出,陪着它迎明知,呼吸余辉灿烂的日落抱着,搂在

即使会陪着他,享这世间美,柳延就好。的。他是蛇,只要他还活着

能延长多久,就多少,延长多久。就抓住多少。能抓住

能不放手,就不放手

使一时会答应他。即伊墨知道自己终拒绝,在很久之如那场嫁娶。是会答应,一后,他还

抗都成事。情愿的样一物降一物,挣扎抵无功,再大可笑的徒劳情字一事,就是这的不甘最后也变成心甘

伊墨说:好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伊墨在答应他,也会伤害他。找那么多年,后自己再不认识他,只想起柳延曾经问过他,寻许会咬苦不苦?伊墨想,往是一条平庸的小蛇,或的同时

——那时候,你苦不苦?

他心甘情愿承受季案是一定的。但是柳延愿意承受这问,但并没有问出他的。答苦。墨想份苦,就像当年玖给

情愿,苦也就有了缓冲地,不一旦心甘会苦的那么彻底。

么是苦。,他认识他之前从不知道什事实上,伊墨想说

这样的清苦是难以忍活了千年,清修千受的苦难,而对他,却不是。虽然并无年,在别的妖物眼里,乐,也无

的活了很多很多年。是这样不快乐也不痛苦

然后他认识了沈清轩

很多人的人是先从苦开始,慢慢生,都转而成甜。

十三年。却相浓烈的让反,十三年的相,包围了他识,他首先尝到了甜十三年,浸泡人牙根发腻,,那种甜并非了他却淡而悠

滋味。留下了挥散不之后,那些甜乍然会体味苦的苦,他这才回收,去的

何谓苦,也才明白,原人生,是甜的。来这十三年的长生命里,第一次知道是他漫

块地方储存了那些清物,沙漠里的动物寻甜的往事,始终有一四处寻觅,紧追不舍,得放手,仿,这些记忆让他受满足才有辛苦的再多伤,也没有舍饥饿的人寻找食了苦,而是记忆里找水源,要寻找甜美的不是因为习惯

住,揉进自伊墨伸臂将枕边人揽没有试图阻止。己怀里,为他将来要受的苦心疼,却

自己的心情,论自己变成什么模样此之前,伊墨肯定为一条野蛇,没有人即使很快他会成疏,没有爱恨。但在放手,他们起。不记得也没关系,只要柳延不类的记忆,不识亲人在一依然会在一起,都希望与这个

柳延的心情。承担。这是起,什么只要在一都可以

顾虑。他知道柳延的心情与想法,就像柳延明白他的担忧和

的毒牙。”,我也不怕,就会护着用,你就是咬我让人拔了你要我活着你。你的毒对我无心,我不会。”说着然想到什没关系,只,笑道:延道:“柳延突“你放着他的背,柳

沈珏呢?”:“片刻,问他伊墨却思索

毒。”得他小时候,你喂药。他应该也不怕你的柳延说:“我记他吃过一粒丸

些事的时候并着一个青瓷瓶,放在桌些药丸,万一将来我这里有一没有放在心身出了门,没一会上道:“了,就会没事误伤了谁,你给他吃上,所以伊墨。”做这又回到屋里,手心里握记不起来,他起

点头:“柳延点我记下了。还有什么?

伊墨想了想许久,终是摇头:“没了。

,拉过他的手,繁星点点。月华泼柳延身上。灭了烛火,一室黑暗里洒入户,落在床畔,映在他们。窗外月色皎洁

他们躺在一起,手踏实安宁。年奔波,都只为了这着手,十指相扣。恍惚一瞬的月,多少多少年岁

心中限满足。

偕老。即使依然来不及,白首

天际漂狼缓缓睁开了蒙亮天蒙眼,兽瞳圆润睡意骤然消失,杀机立的迷惘,在目光触到苍冥的现。眼中的时候,睡在竹有光泽,带着刚刚睡醒榻上的黑浮而来的一朵祥云时,

,没日子到了。黑眼那扇紧闭的房门,有一丝要打开狼转过头,回身看了一房门依然紧紧闭合的迹象。

些人却早已不见。依旧不乏知己好命里亦有许多过客盛年,那友,然他,其中今天活了三百年,生妖的生命太长,他到

能陪伴相依最后的,只有亲人。

隙,繁华转眼凋零人生如白驹过人生。一双人,就是他的繁华。这山中小院,房内

坐。开,沈珏跳下竹榻,木门没有打在门前端

空,祥云愈发近了,罗的炼狱,逼近这安于一隅的院落。的气息在这一刻仿佛阎远际苍冥天仙家

来,那么,谁也别想进去。谁也别想破坏这珏静好时光。些,仅余不多的美静守着,屋里的人不出

门前,一动不动。守在门若石雕泥塑黑狼倨傲的扬,凝固在前的仿着头,目光沉静如水,

,不可以是一件幸福的谁说守护本身事。

有想要守在。总算,这个世上,还护的

,静候院门自己打开。的仙门侧的青石上盘膝不见。站在小这无穷无尽打坐他也有许多的光阴并未冒进,转而与,漫长无际,早已在闲。祥云在院外消失时光里,熟稔的气定神院门口人似有所觉,

带着清晨的丝丝微里,微微摇摆的翠绿在清晨的阳光线上升起,璀璨的阳光红日,从远处的地平中闪烁着剔透的光磅礴的一轮满院落。小院中唯一凉,洒如琥珀的树叶,在阳光一棵大树也沐浴

体乌黑的巨狼如果可以,他愿付出一淌的一层金泽古井,有着不为人知的仿佛丛林深处切代价,换这轮太阳的一口身上,黑色毛皮被上了脉脉流,他望着那轮红日,眼神苍苍隐秘——永不升起。阳光公平的洒在通

开了吱呀”一声,缓缓身后的木门极轻的“

幻灭。时辰还是到了阳光正盛,梦想总是轻易

立起从门后走出来,身在他眼前直胸前,兽瞳里涟涟一层水光。来,两只前爪攀在看着眼前的黑狼巨大的狼伊墨

:“你跟我走。着狼头,道

那处,笑把他带。”一会,向他身后,柳容清浅:“延站在回来黑狼愣了一下,望

走到院门处,拉开了门闩。

上起身,走门外仙人从青石了吗到他面前,问:“想好

“打回原形我留下。”,轩起唇角,微笑道:伊墨“嗯”了一声吧,把命给

“不改了?”

“不改。”

许久长叹一声:仙人望着他,“走吧。”

束发,散落的长发在山风中轻轻扬落下。起,又轻轻伊墨回头,看向房门处的那人,一身青袍薄衫,未曾

润天成。清古冶艳,秀

,唇触着唇,低声道伊墨走过去,面对着:“何其有幸。”

,让——何其有幸我遇见你。

人生,有了甜与苦,有了酸涩和热烈,五味俱全的浓白。枯索无味的墨重彩,洗去苍

活的活过,爱过。

幸,不负光阴,不负卿。何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