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二十六

卷三·二十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山中的孤罗浮山下的爆竹一声醒了一条睡绝,穿过空气一直传院里,惊梦中的蛇。一声的响起,声声

肚腹上,在黑暗的棉抬起头,黑蛇对陌生去。被里伤害后,他游到柳延的声源有些不解,等了好一会,他确定这顺着暖热的身子钻来钻种动静无法造

将他扔伸手从被窝里空气中,黑蛇才消停日上演的玩乐。被窝不知冷了多少的下来,中止了每直到柳延被他惊醒,到枕头边,暴露在比起

的时间后,被心躺在枕头边以一副“黑蛇,在坚持软的柳延重新塞进了一盏茶我快要冻死了”的姿势装无辜的了被窝里。

自己埋了起来,抱想起,今儿是除柳延扯着棉被捂头,囫囵懂懂的着黑蛇懵懵个把

又是一年除夕。

直到被柳意他子里发了一会?”在被延剥开,柳延柳延慢吞吞的的胳膊上,一副不愿在他起床的模样,攀着来,起身。黑蛇说:“你不是该冬眠吗扯着呆,渐渐清醒过

图钻着它的脑袋道:“勾在他腰上,试蛇就,便卷着尾巴今天还有许多事要做。松垮的衣襟应该睡觉,黑蛇见拦阻无效里,柳延点进他

毫自觉,依钻进怀抱里去然缠着他试图被娇宠坏了的黑蛇没有丝

他的脑袋,一手抓住蛇尾,双臂张开尾巴放进被窝,笑眯眯脑袋放在枕上,,哄着道:“乖完这一切拿被。”。柳延直,像极了一截面条,手攥住地做柳延索性一子给他盖好,把盘曲着的黑蛇抻

自己溜下了

的姿势实在是违逆觉。是死蛇。所以当柳延立刻收起身子起来,钻进被这“横死旧温热的手炉,窝深处,找到了依了蛇的天性,除非下床后,被抻直的黑蛇,又蜷曲蜷在一旁睡

有停下燃烧。年的炭火,自入冬那天起,就没此沈珏也不解,柳延不知道为什么该冬或许是屋子太暖和的缘故,毕竟今眠的伊墨没有冬眠,对

沈珏一起为辞做的只有,坐在床”的许明世闲来无事好过,柳上,对床旧迎新的这天忙碌着声,自当好脚踏,唯独成了“老现在无事可上那条该冬眠一年的尾他们。却不冬眠的黑蛇表现了延和充分的热情——毕竟边的

予了足够的宽的话。大他在一旁唠叨不休,忆似水年华明世倒不陌生,他愿些听不懂起,黑蛇对许没有异议容,随地盘在这段日子都在一意凑在这,黑蛇也给一旁打盹,听他絮叨那多都是在追

他们差距太远,但生命的事,。他的生命比眼前这人了许多人今唯一能做的下场,无论有人旁许明世觉得自己如怎么说,他都未虚度。到该人的人得自觉活听,而虽短,许明世些害和妖,也让那数自己一生,做过错事,帮己的往事,并因为从中得到许多安慰妖怪了,比年龄蛇已经是的也足够精彩,他得多,他还年轻时,这就是坐在这里,追忆自个千年老,也做了许多好事

过这样一段感情。唯独不同与伊墨的,就是他没有经

一句悄悄话。,低声说了说到这里,许明世顽心不改,凑到黑蛇跟前

泰山的黑蛇盘在手炉劣品质表示不屑一顾成影丝毫影响。稳若响的话,对黑蛇并未可惜他以为会造头的顽边,对这个老

的话,斧刃顿时倾斜了沈珏在院子里劈柴,斧头落下去时个坑,黄泥簌簌落,击在剁掉一捕捉到了那句不该听见了出去满地。墙瞬时出现了一角的木头弹,敏锐的耳力让他墙壁上,土一下,被

来,见状柳延闻台旁赶出声从灶问:“你要修墙?

了。”沈珏摇头道:“劈错

明世还在黑蛇耳边得及发出丝毫声响,分才敢毫不知出去又弹回来的木头己的知,所以他去一,单手举着斧头劈了屋子里的许,沈珏垂下眼成了下去,木头都让人旁听了管你都变切,许明世丝无知。正因为无没有来的柳延提供火源。对不休木头八瓣。院中发,弯身捡起那截被迫飞为厨灶间忙絮絮同不知自我还是很羡慕你。尽成这个毬样儿了。”那根化为八瓣,许明世如,他所知道的,不外是说:“老蛇,其实生的一沈珏在辛苦劈柴,

剥皮炖汤,哪让你过明世念念不休换我就把你“你看你快活。会做的一条大长虫,”许的这么地道:“,整日里吃喝玩乐现今,话不会说,事不

去了,还有一些略有老头的模样,对此举动极其涵养的却又只晓得谈修道的事己的不满的嫉妒。黑蛇意陪我说说话,着,又忍不住伤怀起来都厌恶的思的很。”丹,或者给我看他们小成的世一边说着,一边戳很。不厌恶我他,许明世忍耐了,理都没理的,倒是愿兄弟,一些是,借此表达自许明,要么就是在炼炼出的法器……一,道:“我那些个个的,都没意没修成,早就投胎见我这幅糟了戳蛇头

个投靠的人都没有,比我好,儿子在一旁伺候着,沈清轩也成这个毬样儿了,却最后还得你们一“你虽变世说:“哪像我,连天天哄着你。”许明家子给我送终。

我备了起来,抬手抹了把眼宝虽是不认我这个叔叔声道:“小,却把棺木都给,我偷偷头,想来明世愈发伤感睛,凑过去低花了不少心思。”看过了,极好的木

算是物归原…那年你送我的蛇主。我可不深感到这老儿越老越老脸,还在嘀等我死了贼,他一无所觉的撑着咕:“…这东西留给小宝他哪里知道院外不出那,也,就把样的宝物了,在你这模样,也再弄的沈珏已经皱起眉头,欠你什么……”蜕替我挡了不少灾,现

头看了看他打了个呵欠窗外,阳光很好,唉,日头漫漫啊黑蛇抬,光线充足,

年饭过了第一个上桌的时候柳延抱着,坐在酒席终于摆上,中被蝇般的絮叨解脱出来,他原形后,除夕。这个他被打回,黑蛇才从苍

第一次饮酒后,月,莺飞草长的好时节浑身都暖融心所欲,四处漫游,可的感觉,仿佛他便恋上了以随那种正是阳春三自然,也饮了酒。自从

,端着酒盏频频举杯,在年饭的香甜快许多倾述了满腹苦水,心情也松道:“小里,微醺地明世用一天时间看向沈珏唤我一声叔叔。”

。柳延撕了一片猪头肉怂人有句话怎么说的——酒壮的口中。,塞进了怀中酒鬼

甚是淡定地问了一句:头,。”对着满嘴油腻“你说沈珏放下碗筷,头发花白的糟老什么,我没听清望向许明世

世顷刻间反应过来,哈一笑,道:“没许明好吃。”什么。我说这菜真

默腹诽着,深感无力。还有句话怎么说泥扶不上墙。柳延默的——烂

似乎是一爬行麻馅的大元宵沈珏煮了一锅桂花芝层淡绿,覆着未果后,年的淡淡绒毛的嫩叶抽鸟雀,地上时常能看见虫,这了一,在甜掉众人大,其不止的小眨眼,山中树木萌发间兑了许多蜜糖夕过后很快便是元宵,鸣唱氛围也慢慢淡个春天去了,出枝条,清晨时又有了的很快。

上几出口,所以沈珏多,佝偻的腰杆也挺直起来,他时常,沈珏疑心他还能再活儿的衣食住行只好一切照旧,无比满山闲逛,与十年也不成问题。但伺候着老头许明世轻松许那些花鸟褪去了厚重的棉衣,神情轻快鱼虫谈话,这话也说不

,直到沈延怀中的黑蛇似乎,有时甚至流连忘返雀聒噪,松鼠满山跳跃珏将他寻回个鸟也被感染了那份生来。机盎然,他终日游走在这,在山中林木间穿伏在柳的时节,蛰

时,终于感到,似乎极不耐烦的黑蛇沈珏:“他不断吐出?”他的异常并非因延从沈珏手中接过信子并发出“嘶嘶”声又一个深夜,柳为贪玩,一时不出理由,只好问这是怎么了?病了么也想

沈珏摇摇头,“精神了。”好得很,哪里像是病

个人。所以最下时顿住脚,犹豫坛酒,路过云雾里,唯一的理由是看出来的问题,屋内两许明世自厨房里偷了一因为,三不知该不该道个聪明人都还在出实情。他一眼就能们并未将那简单的答案,他纵是条蛇当做蛇。那是他们然是活生生的一们却想不出来。在他们心中,依的至亲至爱,蛇形,

匆离去的步伐像是做了踌躇片刻,许完他便抱着酒坛,匆“他只是…般。明世冲窗内的春天到了。”说坏事一婉地道:

—他的春天到了。

墨如此躁动。他望向柳于醍句话,对沈珏不亚醐灌顶许明世的一,原来如此,所以最延,却看到一脸灰败

掩去了自己的神淡道中吃痛而挣扎的黑蛇,:“想都柳延垂下的收紧三分,情,只对怀自主,很好的别想。”手中不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