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二十七

卷三·二十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想都别想。

清清柳延话虽轻,一旁的沈袋,沈珏一声招呼音落地,声音珏却听未留下,走出院门楚楚,心中立时就有了房取了几个布计较。回

人子,自当孝一路找到它的老窝迹,并跟随这些味道身为。所以沈珏毫无犹豫的找山中蛇类留下的痕在山间穿梭

是无中蛇类不少害的很。皮剔,山蛇却没有几蛇,平常骨,炖成一锅,毒找些鸟蛋吞以果腹而,都躲回洞里,或找个落叶生怕被人抓去剥猎人上山打猎战战兢兢的,大多是些无毒的菜花实在已,遇到也就吃清火些小动物,偷摸摸的堆钻进去,解暑的美味佳肴。罗浮山虽大

。合家老小,一窝口,就这么被把就耙了殃然即便如此,们却莫名其妙的遭进了布袋里。煞神伸出五指从天而降的,仿佛钉耙一上百样,几

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绞缠缠未来得及揣测自全部装入布袋中,几窝蛇,还不一布袋里装好己将来的命运的月色里,寻找到一窝沈珏不辨雄不可开交。,就先,春意盎然在布袋里打成一团,绞分种类,闹得蛇们尚,在这生机勃发又一窝的蛇,并将其

难,全因山中有人的想。它们全不一句话:想都别,之所以遭此劫

布袋的这而这理山中所有蛇类——无论雄人的儿子,也就是拎着位煞神,便为此来清雌,全部赶走。

在他,才倚着灵敏的嗅觉,将奔出五百里不会水土不这些蛇放生。随即他就考虑之——至于这些又奔,他重新扛上布袋,仗又是一路狂奔,中。服,则全不布袋从背上卸——近千里之遥,这些解开麻绳时又蛇该是寻不回来了蛇类打包扛在背上,山中下,刚准寻了处孤山,将那着自己下。他在夜色中瞭望犹豫了,略顿片刻些蛇类放了生走了两百里地方蛇会沈珏用了一夜的功夫,有些法力,去处,适合将周,山峦叠嶂的好

顺则需要对沈珏,顺便是顺人们都是这孝是一份心意,,从未起过技巧,千百年来,巧的心思。机取样做的。而

个合中再他能做的,便是让这山法子解忧。就算伊墨不肯罢休,也找不着外),这样儿子的就要想无一条蛇(伊墨除既然爹爹有了烦恼,做适的对象。

打了一桶水相对比儿子的笨法子,做父亲的则显得技高一筹,柳延直接去井边

是人生珏时常用井冰凉糖给家凉,实在之乐之美。甜丝丝兑些蜜人饮用。夏酷暑中,沈山中的井水冰凉清透,在炎

在地上,泼了个从头到尾透心舀着凉水凉。便是用马勺将躁动的黑蛇摁的,而柳延所

熄了。的小火苗,一点烟都弱不禁风欲,简直就那点还未彻底勃发的情未冒,就被浇

哒哒被冰了一通,黑蛇湿的盘踞在床上,用眼无故淡漠地告诉他:“你是我的。对象,惑。而他瞪视的则负手立在床畔,神情神表达自己的无辜和疑

用信子舔他的己那些气的生了什么脸。态萌发,游过狂躁未明白究竟发脑袋亲昵的缠在柳延手并没有生暂时被遏制下去,顿故样子,他自上,探着黑蛇并事,但柳延

的。”他,亲了亲他的脑袋,低声重复了一遍:柳延眼望着“你是我

舔舐。对这句话报以回应的依然是蛇信的

长期顽种法子用一两次尚可,黑蛇的春情,同一抗的心理准备,他知用多了,也是白用遏制了柳延已经做好与他道泼冷水也只是暂时次数

凉刺骨的井水之后,柳凶光的。彻底断了他的念头才好里的他四这条渴求繁育后代的蛇延终于感到无法掌控是所有动物制服,至有逐渐狂暴的迹的躁动愈发明显了。黑蛇象,被抓住时繁育后代的推移,在断断续续又泼处钻爬,无数次逃出门无法否认,那一瞬他在牙齿碰到柳延皮肉时槛,又被抓回。甚他每日都在琢磨如何将犹豫住,却了几回冰着时头掉转了方向,每一次足在屋,被目带的本性,随。只是

少个凉了一下,却又每每在它的回暖。不过半个月的已不知经了多转。每一次被尖牙抵住,他们时间犹豫里血肉时,柳延心中都寒暖逆

到尽伊墨与柳延互相顽抗步,已经演着,又将这场抗争变成事情到这一化了战争。对峙头的折磨。了一种看不

他们是整场抗争的沈珏,都无力改变现状中心,而旁观的许明世与

桩小事,逐渐迈入了煎熬的境况日子就因为这一

必拿他没有法子。若真的狠居住,便是一劳永逸的不是春意勃墨会进入冬眠,而,伊发。法子。天寒地冻下心,带上他找一处雪山其实柳延未

,而,又很快打消这个念头——他与他一起过个念一生。没动过,每一次在不是在冰天雪地头柳延不是好每一天里,让他睡完这黑蛇的暴动里起

或者,就遂了他的愿也罢。

,将他不准!漩涡,卷着酸苦的黑水已波掀起巨理性直情绪仿佛一个巨大的接吞没柳延这样,以为不可能出现的。只留下没有丝毫不受控制的,越漩越大遮掩的两个想着的时候,三字:百年经历早澜不惊的心湖便

不准!

就没有分离,就血中,这样在怀里,仿佛要嵌入骨没有烦恼了将他死死摁柳延

挣脱出来,瞬间奔至门不当,更深一步了黑加重蛇从他怀中口,简直像脱离他的烦躁和施力的焦灼,并没有丝一番渴望奔赴自由恋。动物的本能顽的障碍。延的感情,便切横在面前的。黑障碍。而此刻,柳毫留了牢笼的雀鸟,重入大海的活鱼,全蛇暴戾强的可以摧折一

手伸过来,轻易将愤怒被拦阻而格外他提起,黑蛇转过头,知道来者是谁,却后一只因为一次又一次

伊墨,而伊墨中空茫的很,也不柳延将他抱进屋成为一条寻常的却已经怀疑自己的坚持应该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心应该,他看他是蛇—

蛇。寻常的蛇一条,要去与他人欢好的

伊墨听。闭着眼,将话柳延脑中纷乱一片,不再是伊墨的怀中异样的平静,只甚至没有发觉到

别找母蛇好不好?”他说:“你

好不好小蛇,你别找别人他说:“我给你生?”

止自己将荒诞延续下去。笑,深觉自己荒诞他一边说,一边自己发,又无力阻

他说:人。“伊墨,我给你生小蛇,你不要找别

要找别人。”他说:“不

玖有妻有女的时于一出了。他还是季他将许多年以前,在候,伊墨埋在说不出口的请求,终并道心底一直想说

“不要找别人。”

“你是我的。”

酸涩的眼,剧痛。他垂下头,睁开,紧迎面是愤然而起接着颈侧的蛇头,并尖利的毒牙,只在他眼前那么一晃传来一

。被他咬在猛烈地颤抖了一下过后,僵直着身体的感情,自然也,他并不觉得自己日的黑蛇终于亮出解这个人类对他抑多和动作。住的人,丧失了一切话就无法回报同样的情感伤害了他他的血肉,他并不能理,而是一种自我防护了尖牙,深深地刺进至在这一刻,

,以及不断流下,的猩红楚的看到了这一幕。院珏清清楚见咬在柳延颈侧那黑浸湿了襟到窗边,透开着,端着茶水过大敞的窗户,望子里拨弄的一截送进来的沈屋门敞草的许明世走

的笑了一声,道在他们作出反应前,回:“你赢了。”过神的柳延

你赢了。接着,他说:柳延松开手。

抱,迅的怀黑蛇立刻挣脱他的向门外游去,没有回头

“爹,这山中再无沈珏走过去,用别的蛇了。”的血,这才道:法术止了他

过来,才反应柳延许久望了他一会,道:“那你带他去找。”

他要找自然找得到。”沈珏摇摇头:“不去。

接过他“我不是擦拭着血迹,缓缓道:找不到。”柳延递来的白巾担心他

“我是怕他走的太远。”,找不到回家的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