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二十八

卷三·二十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虽然他并不会慰房里那安慰许久,还是决定进去许明世在院中徘徊安慰人

很好,我们去走进房,晒太阳许明世盘膝道:“你看外面阳光坐在地上,吧?”与柳延肩并着肩

的神走了出去。化,斜眼望情终于有了细微的变拍衣袖,柳延脸上了他一会,起身拍了

壶茶道:“来晒太阳吧。”,柳延又端出几盘点上,拉过两张竹椅,烧了开水,泡好认真在庭院的石桌

己的声音。枝间跳跃鸣发出自个阳光很好,雀鸟在这是的午后,啁,各种小虫也在角落里叶在微风中沙沙作响

,寂入了一种深深的整个庭院因此陷静的哗。

消失无踪,他想人劝慰,他心中串,明知延递来的热茶,忽而理智绕清楚所有的道理。只是许不需要任何出的前不知该如何劝慰而生过情感繁乱心思瞬乎沉静下来,之,所以他才会做出一柳延或许明世捧着柳去做的事。徒劳无功也要

坐在一旁的柳延仰头看许明世幸好这时不是我一人这样思忖着,缄默着。着不远处的山林,却缓。”缓道:“

许明世多出的另一个人心时刻,并了一下,转过头。沈清几乎身边是一种感谢的语气了。他轩也会有这样孤独的因为这样的孤独,而对想,怀感激。

明世微笑起来直以为自己老而无刻,仿佛被天谁都会有这样的时用,现下来,道:“我一看,好歹还是有些用处的。”地所遗弃。

意外来到而搁浅。现在他的家一直盘剩下一个许明世。人都离开了。身边唯独柳延点点头他还在这山因许明世的这个计划,笑着饮了口茶。他门去游玩,上,而此刻,到开春,一家人出着等

着,正因为还有所以他许明世。柳延想在身旁试图劝慰安抚,,饮着茶。幸而还有一个一个才能坐在这里晒着太阳

跟你说过我的事。”“沈清轩,”许明世道:“我都没

“什么事?”柳延问

许明世说。“我以前也有个喜欢的人。”

轻声道:“那是很久以相怜,许明世大方地将心头深埋太好前了。下,大约是阳光,也或许是同病与光天化日之的阴霾拿出来,曝

那的确是很久以前了。许明世甚至回想不起具体的日子,一天。哪一朝,哪

理了那时他听他还年轻着,虽不精。为是什么道行高深了地方,却逮到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许多法器匆匆闻某处村庄有妖孽作祟,祸害人畜,以记得,那是的大妖怪,便打个阴雨连绵的夜晚,赶了过去,到再气盛,却年少依旧

了半截的萝卜,在破,躲到呼呼大睡。里躲雨旧的农舍精抱着一根咬被他抓住时,兔子

妖精不全是坏的,人也世说着便留了它一命。”当年是你告诉我,未必全是好的。所以我许明对柳延笑道:“

“然呢?”

跟着他,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然后那兔子精就

远走着的人,会在吃起来瑟只是远远的跟着,个素长着一双兔牙的走一步停两步,慢慢的的人,饭时给她留下两一间房,了依恋的心态。一开便越走越近了。美丽姑留情,而对他有微有点风吹草动,便兔子精发现前怯而胆小,稍降妖那是一个本该水火不瑟发抖。她知道相容的对立着,这只,住店时给她多兔子精却因为他的手下自己是妖,道士是包子娘。羞找个地方躲面远

在光天直到可以,并肩前化日之下

都知道,这士,少年英侠。也小妖精,一道士身旁,有一如花美云山有一许姓道眷。年轻的许明世带着这妖除魔,因而很多人路上扶危救困,降都知道,青

世说到这里顿住了许明有了,停了一下,似乎感。多伤

,去去就回。”等我,我缓缓道:那一天,师门传讯让我熊精…“我让下山在客栈我正们赶回去。那时了两天,山头有一只黑“直到带着她在荒郊野林里走回师门一趟…”许明世

去。柳延没有再继续

外,有者。。显而惊喜的,也有悲哀生命处处都充满了意见,许明世遭遇的这场意外是后

或许连妖都不是,妖都才学会变成人的模样,咐完匆离着他的背影消失瓢泼人的累赘是神通广大的,她只就匆山林多雨,那天也面,眼巴巴地望,成为这个路上道行更是低微,一己不能跟甚至在有时候精怪,修炼五百年在芭蕉叶大雨,许明世嘱去,小兔子精妖。他一起回师门。她只是,她知道自是个是下着帮不上许明世任何忙,

往山下走。芭蕉叶太雨。浅的法力将,就这么心事重重地用自己低小而她的身体太大,童心未泯的白兔化作了原白兔精撑着芭芭蕉叶浮在上方遮风挡蕉叶当做伞

出动物的湿了毛皮的雨水斜杀而入,子散腥臊味风太大,来了山头那只黑熊。,引

,四处寻遍也耳。,他转身绝望的心情四处树下找到了污秽一种希染成没找到本应一种浑浊不清的颜师门赶泥土和血液沾孤岭,抱尸。雪白的毛皮被寻觅,最后色,肚取走内丹的小小身子,五天后许明世在一棵大在客栈等待他的女孩去了那座爬满了蠕动的虫,蚊蝇肆虐声不绝于不堪的一团兔被开膛破望交织着

有一双黯淡无光的眼身子,只睁着的手心里面目全非的,仿佛在等着谁。

自己的双手,枯老而蜡在手心里时的黄,明明光阴流走,已物是人明世望着痛彻心扉。非,他却依然感觉得到那团腐尸捧低下头,许

肩头被人安抚似地拍了,许明世抬起脸盈与眶。来,不知不觉已经泪

她。”知道,原来我喜你虽受苦道自己要什么。”许了才“沈清轩,至始至终知,等她颇多,却像我世喃喃道:“不

风和日却无端难过难遏柳延嗽了一声,明明日头正盛,丽的好时节,

许久后,柳延道:“你已经放弃成仙修道,来世必然还遇到她。”

“我也这么觉得,出一个天真的笑容来老的脸上顿时露语气雀跃地说:辈子我一定会遇到她。许明世苍

见,要说喜欢。下辈子,一定要遇

仰在竹椅背上,神情恬静,心底安宁。柳延闭上眼,

,都要怀抱希望。是的,任何时候

怀抱希,等待。望着

扬头,沈珏坐在一只鹰在翱翔。石上,微微出一角的望向远处。夕阳落山,白云苍狗

饭饱”,然是已经“酒足等了片刻,见黑蛇还未动作都是懒草丛中终于传出那堆草垛挑开了树枝,将动静,沈珏去,一条花白大蛇从草垛里游出来,显洋洋的。沈珏抬眼出来,便抓起一旁

黑黑白白的东细鉴外一勾连在一处,另三条蛇缠里缠绕着一团在一起,沈珏要找在一那一团物事西,需要仔起。也与它们缠别,才能看出其中一条条蛇心有不甘,正与只见草的那条黑蛇,尾部

堪,忍不住腹诽一句:边去了相缠的死紧,悻悻地站到一久,才分清这是一态实在不树枝,雌二雄,见它们互性本淫!摔了光天化日之下形沈珏观察许

,心满意足游过来,在,将它提起才施施然沈珏腿边徘珏哼了一声怒的:你在这里纵情往回了片刻,人却不知有多凄凉直到又一个天明绕在手腕上,拔腿便攀上去。沈地顺着他的脚的黑蛇果断走,心里不是不愤快活,家里那

竟是三雄一雌,顿时就生出些微扫到一撇花沈珏脚下便跑的飞快,风驰电掣昨天看到的,眼尾白,恶意来:你再蛇类的其中心里有了气,未必会生你的种!它们想起那正是之一,心中恍然,原来纵情,那母蛇

人自扰,他跟一的?就算这蛇四会替他养小蛇。偏气,仿佛被欺负了似沈珏知道自己完全是庸在,此刻一把掐死他的心都有了。满脑都是条蛇有什么好置气,他们父子也不处留种成功,若不是理智还偏就是忍不住,满心

自己是条蛇!—你就仗着

我回来了。”走到家门口道:“爹,满脸笑容推,沈珏深深地吸气,吐息,露出平复了心绪开了院门大声喊

转过头,看向他道:树荫下看“饿了。”书,许明世蹲在椅搬到用一根小树枝拨弄蚂蚁一旁柳延洞玩儿,闻声同时

厨间沈珏也不恼,把手做饭去了。他四处乱跑,自己卷袖中黑蛇往地上一放,随子舀水净手,去

咬过他一口,柳延似乎也将这事忘变,欢欢喜他揽在怀黑蛇回到家,四处环顾发现丝毫未得干净,把起之前自己曾里,继续读书。一点都没想一圈,柳延,癞皮狗似地缠喜地找到了过去,

土地上留了个鞋印。蚂蚁许明世见着要钻到他鞋底领情,在鞋印果发现一切照旧,忍不旁嗅了嗅,施施然地从一旁绕过去了。呆的功夫,被捣了窝的在他路,黄连忙挪到一旁让脚边四处乱窜,眼碾死,住自己发了会结果那蚂蚁还不事情发生,结呆。他发许明世本以为会有什么

,顷刻就钻进鞋底很臭么?有些烦闷的站起身,四许明世心想:处张望一了厨房。

散出香气。沈尴尬的站在又很快地淘好珏又去切肉。来也懒得理他洗出水灵米,灶火,许沈珏正在洗菜,见他进的青菜来,一边,看明世燃的旺旺的,米饭很快

叔,又如何趣,便忍不住叹息一声是无?”良久,无人搭理甚道:“你就喊我一声叔明世站了

,转身走了出去。沈珏的手顿住了,片刻后放下手中家伙

火,失落无比。许明世一人对着满屋

地垂着脑袋沈珏去而又回,步声又响起,许明世闷闷很快脚

沈珏招呼他过去,在那放置了菜蔬包袱放下。直到的木桌上将怀里

裹。沈珏打开都未曾抛跟随自己三百年下的包

面会是什么,让沈视。布,许明世想不出来里蓝布里裹层蓝布,再解开还是蓝着一珏如此珍

示着年代的久面静静放着一个木盒。暗红的色泽昭远。最后一层布料解开,里

物品的一一展开,许明世的沈珏将木盒打开,神情也面物事一件件愈发茫然起来。将里拿出来,随着

、手削的小木刀、一根那些拿出来的东制的蛐小号的马鞭……所有这些,都是过,无一不认识孩童的西,他都见意儿。——有根雕的牧童、竹

里带回沈家的很多年前,但这些玩意,无一不是外游历时,装在包裹东西。他在

曾经献宝似地拿着这眼,只为了逗那个叔叔。孩子开心地喊他些东西挤眉弄

只是年华易逝,这些都蒙上了淡的陈旧。乎没有损坏幼年的物事取出,一一排开,几陪伴了自己沈珏将这些一层黯东西也

若唤你叔们因你叔,对不沈珏发肤,受沉默着,方道:“身体丧命,我起他们。”之父母。他

许明世抬起眼,一言不发。

,“一日不敢相忘。你待我好,我也记着。”沈珏说

人活一世,都会犯错。上盖子,一层一层用布,沈珏将那不是所有的错误都起,己的小木盒中,掩站了片刻装进自需要原谅才能解决。些东西重新收一旁,才继续道:“裹住放在

你还没有放下吗?”这么多年,沈珏道:“许明世,

在庭院里支出趟远门。”后,许明世道:“我菜肴的香气了张桌子,饭食过传出院外,沈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