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二十九

卷三·二十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陪同前去。虽开春后阻拦的理由,指着沈珏,让他许明世只留下这么一一个。柳延一时,卸下厚重棉衣老人没头没尾的话,就要离开究是古稀老人,这样也想不出孤身在外,柳延放的许明世精神大好,却不下心。

一起出没有多话,很快收拾好装,随他门。沈珏

珏跟上本想阻拦,他终归是途出了意外,里也多份有个年轻人满腹心事。他不肯说,仿佛并不存在没有说要沈珏也不好多问,背着行李走在一安定。只是他依然去哪里,一路上默默无明世见沈言,眉头锁着显老了,也会害怕自终却,最张了张口己半旁,沉默的旁照应,心

一路加快步伐,两人奔走一天,停下来时已,在日头落山前冒汗。山五百里地。以原本还能走的更远了,只是五百里地,他些,许明世却明显走经离开罗浮法不紧不慢沈珏的脚力,不动经面色蜡黄,额头

边走去,走了约三里地眼熟,站了片过一条曲径外地看到了一色已深,沈珏环顾连忙又走回去,许明世道方,我们去那里过夜。”小路,穿过一片麦田得景色略有刻,沈珏朝东两人停在野外,暮宇。沈,沈珏不出意:“找到了个落脚的地,绕座庙四周,觉

人一起进了庙里。许明世点点头,跟在他身后,两

神像面前摆着忙合手行礼道:“小和尚正庙宇不大,陋,却也还干净,虽是简供果,长明灯日小小的一座,施主有礼。”火,听见脚步声夜不熄的燃着在续香回过头见到来客,连泥塑的,庙里有个

沈珏道:“借贵地一宿,明日清晨就离开。”

“好说,”又问:“小和尚道:饭食也有,只是腹。”可果清淡,施主若是不嫌弃,尚

“那就有劳小师父。”珏行礼道谢,

点头,为他们准备饮食去了。尚点小和

被供奉的走到许明世道:塑像刻,扭头对前站了片“猜猜这是谁?”

许明世猛地睁大:“噫,这两分熟眼,瞌睡虫忽闪飞走许明世有些乏了,二眼,无端看出不是老蛇么?!”,第一坐在一旁昏昏睡,闻言抬起眼他惊愕地道稔来。又看了一会,眼觉着陌生,再看第

“这个呢?”侧的另一尊泥胎,沈珏又指了指

叫人供起来了?”伊墨在前出来,愣愣道,这一回很快便认许明世呆了,有了,“你们父子怎么

取出水过去,从包袱里:“供了有些年月了。沈珏走囊来递给他,这才

的老脸,沈珏只好讲他们虽是其实,遇着那些不该遭的意离山寻觅一张好奇无须,也没什么稀奇助,是让他借此的人,是沈清轩死怪,修些功德伊墨总是让沈解给他听,年月里,父子二季玖的那些珏出手相,却也救后他们菩萨供上过不少人,尤其人当人在人间。因而被游荡对着许明世大惊小

这片土地,两百多年前中,自上往法从水中起来的人,在淹没着却无落的尸体在断流处过,一路尸堆上奄堆积成了小山,还有些他们尽是哀号悲泣,浑浊的曾经被。彼时伊墨父子从此路一息。依然活洪水

刚救上几个坡崩塌,泥沙俱下,救人者反被绅一起救人捞尸,,若人间炼狱,又逢大雨,山洪流卷走。其时惨官府和当地乡

不过眼,在暴雨,此后。他们走在重建家园时,便给凑钱请香火不绝。照画卷上难的人群安置伊墨看画出来样塑了泥胎的模中带着儿子将泥流里的他们修了一座庙宇,们容貌根据口述了上来,直到当户将受后,劫后余生的乡民们人一一救起,又地府衙和望族富村一位高明画师,将他,又请了匠人,将他们好,才和沈珏离开这里将那些死去的尸体都捞

子忽而笑?”许明“他们知道你们是妖道:世听了,捻着须

然看到了,一开始以行?他们自,父亲人救完了沈珏回答道:“那时要说我们是妖,所以他,不施法怎么救人为是神仙,后来们都知道。”

后来天亮了,我回头师门然说:“我有一次要回,嗨,都奔出师门,因天黑赶路,心情许明世三百里了。呆了一会,忽一看又急,便施了法狂奔。

父子比我更甚说完这事,许“我常常觉得自己办莽莽撞撞,原来你们。”事没头没尾,明世道:

污蔑都是因为当初让妖也要怪救命时碰到了妖莫说供奉,将来气的还不莽撞?万救人还自报家门,难道有个大病小灾,可不是,神仙救人天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经地义,妖怪

它作甚呢?救们怎么活,就跟我们没沈珏道:“管关系了。”之后他起来

我在人许明世说:“也是。俗利禄扰了心智,在过甚,惭愧。”间久了,到被世意荣辱

,手上托着木屉请见谅。豆腐,尚一卷帘子走了过,放了几个一盘他道:“招待不周馒头,一盘青菜,两人正闲谈着,小和

明世说,“多谢。”“很好了。”许

等人退回去,进室内念,小声问沈珏:听着木鱼声那这和尚怎么回事?”经,许明世

“我也是第二次来,,”沈珏说:“我哪里知道行了。”想来是路过见这里清静又无人,就在此修

问。也不稀奇,许明世就没样的事

沈珏倒是问他:“你这哪里?”一路往西,要去

“去找我师尊。”许明世说,接着就不再说了。

沈珏见状也不再问。

看许明膝坐着修行吐纳。只有想着,就觉都忘了。在外吃完饭睡二日奔走的时可有烧水自己是个妖精的事得想也无用面奔走时他才会想起养精蓄,挂念着他一人在家吃锐,一边也清一清自了没有,想着自己出门沈珏想起山中柳延己的浊气。一回到家,却几乎等等,想着过去,,便静下心,盘修行,为的是

告辞小和的比哪天才能到得了?不若我背你吧。”远得很,你走这么慢昨天更慢了些,沈珏世走尚重新上路,许明第二日天明,两人皱了皱眉,道:“要去哪里也不说,若是

跳起来,一副不服老的语气狠狠道:“听了,几乎我才不要你背。”许明世

虽一上午就走出四说完拔腿就走,起不来。很快便耗尽这回心里不服,法力,却坐在地上怎么也加快了速度,百多里地,晌午

儿扛上了背,问:“也不管:“老了就还是西边?”沈珏说要服老。”说着老头他顽抗,轻轻松松就把

声算是回刀子就觉着身体一晃,那沈沈珏背上,一手紧紧攥上,许明世这己脸老实趴在快,将自己时也服了软,一手笼着自这把修行,吸足了天地灵似地割在脸着沈许明世臭着脸哼一老骨头跑答,接着飞了。珏一晚上珏衣襟,深怕他跑太气,跑的飞快,风像

着有些累了,道:午,又奔明日继续赶路。”多里地的跑了一个就这么毫无停顿把老头儿放下,也觉。沈珏看天色不早,出了一千

许明世却说:“快到了。”

说,好推辞,将这先前抗拒沈珏也不这样的不得了此刻又享受的重新背上,只好奔下去不得了的老头既然他

停下步伐,看前明世才喊停,沈珏方夜景陌生的很。直到夜深人静,许

,”许明世整了整“你衣着,道:“我去在这歇了去就来。”

点水盘膝一世忙的,沈珏很许明坐,在星明白他是出来帮空下继续修行这一点,饮了

有,将来也不会有。些犹豫,在山脚站着,不知该不该爬上从未做过,从前去。毕竟这样许明世反而有的事他目的地已到,

知道在这高耸入云的山峰顶端耳边溪水潺潺,,直到叹息一声,终天幕,他于迈出步伐,一直往上,一直往上中辉映,许明世站着,是白雪皑皑。道上去,沿着山明月繁星在

延怀里打盹,偶尔溜散着,在这暖融融的季没有说自己节还是趴冬天,他是哪个季节。倒是那柳延一直悬着心只说他能熬过的春天,但有过一次快的爬回来。丝毫忧愁,虽然仍是他哪里,要做什又重新懒洋洋熬不过再出行去找母蛇。在柳一日身体仍然不舒坦,做,即使隔了而在家中的回到家中也是懒么。毕竟许明世去找个地方解决内急,,不知他们究竟去了蛇没有活,该做的事已

柳延胸口捉,最他一直都后决定反正不中落下,啄食院子里的次,就把它那点勤趴在去,是懒散,这段日子捉还是不看一眼。散的一似乎就这么一饿,连抓鸟果腹的事都主意,再有鸟飞来省了,打定了都不望了望,次,便是找了回母蛇。探出头里唯一不懒物,他似乎在考虑耗的干净,雀鸟从空它干脆连

不动。察觉到柳延回继续抱着睡觉。来了,才抬起头,冲去做事,不在先前放下的位有时柳延也会放下它论多久再回来,他都还置趴着,一动吐吐信子,示意

延离开后落下,两只后抬不客气的啄了两下,然的身子,毫爪子踩着“死蛇”,他懒到连麻雀都头欣赏天空。吃准了这是条终于死蛇,在柳

从院柳延挖了些竹笋外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奇景。

一句:居然能懒成这住喟叹忍不个模样

么一点时间,他骨,跟柳延都陪着他。什么厮磨。模样,每天都柳延顽闹闹,想什么时候幸好,无论他懒成无论他怎么会有那顽,愿意抖开一身懒

,这样子,真是过了。对此时的黑蛇来的日合适不过,最舒服不

得,这样的子,无甚不妥。柳延也觉

会,完又他脸上舔了舔,舔身边,所多躺了一小宝不在在柳被子里溜出脑袋,在他醒了黑蛇也知晓,延胸前享受被他抚摸钻回去,卧以柳延清晨醒来就夜里下了一场雨,的舒适。

又闭上,自言自语空气清新,气氛宁谧,柳延睁着眼道:“我想吃野菌汤了。”

梳洗完毕,将延背着竹篓决定采就出中,柳蛇留在家大雨过后的起馋虫,怎么些回来,熬一鲜汤满足胃口。起身蘑菇最是新鲜水灵。柳延突然被勾也忍不住,索性了门。

毫不知。香的功夫,沈珏便和许明世回来了,凡胎,丝他离开家不过一炷只是他肉体

道:“珏正欲去找柳延,却被一路沉默的许明回到家,沈手腕,许明世别去。”世一把扯住

沈珏蹙疑地看着他。起眉,狐

“我能让伊墨恢复。”许不会肯的明世说:“你爹知道了。”

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能让他忙问:“为何?恢复,沈珏立刻句,欣喜又转变成伊墨疑惑,欣喜起来,在听到后一

“我老了,这样的术法是要命的。”许明世道:

路追人了。连夜带老蛇走人的。”嘿”地一笑:“我可没力气再跑“一命换一命,你爹知道了,会许明世“

沈珏沉默下去。

我吧。许明世道:“在这等着

么要帮我们?”沈珏问“非亲非故,为什

“他说我跟老也这么问。”许明世帮他?”蛇非亲非故,作甚么要说:“我师尊

看着沈珏,认真问:“当真,是非亲非故?”许明世抬眼

一次沉默沈珏再

许明世站在他面顶时的对话,山顶挖了他精心酿制的美酒,借此要挟了伊墨的法子,已。,想起先时在山过是师尊已经是神仙他出来而,他哪里找的到,不

他一辈子,就没干过这样的事。

许明世忽然觉得大奸之人。,自己完全有潜质做一个头一回干,居然也做得很好。

尽管明知道彼着成仙的师尊,差万里,此道行相惹恼了他随时会灰飞烟灭,也愿意试上一试。

是那样非亲非故。因为,并非

带过?冷漠的四个字一笔,岂能这么轻易就被这三百年的相识

物求人,非亲非故门下弟现今要为一妖去。”老仙说。,说不过子,“你是修道之人,又是我

先都是肉体凡胎他们起来一人得道成垂老朽。却堕入红尘,垂仙,一,后

面,不人是失败的修道是没有面对着差距的,起码有

沉默良久,却舒了口气,缓缓道:然而许明世

常规劝我。”出手人三句不合就要大打,那时沈清轩还在,时“我年轻时性子急,跟

事,因为有伊墨送最后想到老妖蛇,我就出错,惹了不少祸,从来,都去找他。”逃命,“沈清轩没,一路仓的那件宝衣护身拾了烂摊子。自那以后不住的妖物不到别人逃去找他。他替我收不少也没,每逢遇到事端,我求改了性子,却也常常有一次惹了个降服了,有受过重伤……直我虽因吃了

,从未耽“他虽嘴苛刻些,爱挑个刺,说一两句风凉话,却搁。”帮我也每次都及时

来才知道,十的。”直以为他是三年的交才肯照拂我,后朋友情,他也是拿我沈清,我一轩的缘故“那老妖看着面冷因为

他都出手我。我……虽然了急事,也会来找危难,相帮,他有“所以我有了只有过一回,也是信

。”难,我自然要帮他“如今他有

吃好睡,活的快活的“他有什么危难了?”老仙出:“我看他每日好很。”人意料的瞪了眼

许明世虽讶异师尊的语乎乎的一条蛇,岂能好得了?”成了傻“他那么聪明一个人,多想,,却也未

“这其中奥妙你哪里懂得。仙说,“我看他好的很。”老顿了顿挥手要赶他:

!”来了气,“合家上下都呢。我看”许明世也“我不懂,也不想懂。我偏要管不过去,为它难过着

,他从我这里讨要的够多了,休想我再管他的事。”老仙说,说完便要走。“你要管便自己管

,那酒坛滚了许明世急中生智,一脚踹了山崖——碎了。两圈,摔下了搁在一旁的酒

知第几代弟子倒了的老妖也好,真把他的老仙气的吹胡子瞪眼酒摔了!只是吓吓他,眼前这不。连伊墨这肆意

找上仙缘疑自门来闹事的地步陡然怀,老仙神仙当到天天给人究竟是有还是孽缘

酒,一百个实打实的心杀戒。老仙无奈的又不能开疼。看着自己滚到山崖下的

“你既然要帮他,那就帮吧。”

冷静下来,老仙取出一粒丹丸递过去:“前些日子用酒换来终于:“你刚踢下的这一的。”说着瞪他一眼坛。”就是

子。许明世登时缩了缩脖

一世为人。术法,洗骨,重凝精魄,了,我再传你一道他兽“让那蛇吃

还要帮吗?:“这样魄散愿。”老仙是一旦施的道行,只有魂飞,才会达成所法,再停不下来,以你现在

一听到,却仿佛陌生,甫的很什么意思?”许明世问,这四个字他熟悉“魂飞魄散是的从未听过

老仙不答看他。话,只是

许明世骤然觉得,山太高,真的很冷。

了下全。”最后他跪,认真磕了头,轻声道:“谢师尊成

“因果循环,缘起缘灭跪在脚边的老人,“你该回报。”,”老仙低头望着得他恩惠太多,也

。”许明世道:“是

,来生三世却与这里换“既然如此,我也不瞒了他你。”老此时是蛇些,还要年道行,在我相守不离。你知道这去帮他吗?”沈清轩的三情缘。继续道:“他用千

:“他的来生知道眼下许明世想了我要帮他,也是帮他一家。”生再有瓜葛,我只未必与我的来很久,才回道

他奸猾。世又补许明了一句:“我就知道一边说着,

轩一事,?”时吃过亏他何老仙甚为赞同这句,附和道:“除了沈清

他一当后来又何没错,他活了千年,除成了妖,时吃过亏了开始上

肯不吃亏上当。懒得争强好胜,也

挑剔。此可德。妖能做这个地步,也算是无惠,感恩戴换句话说,他的狡黠由多人受他恩见一斑。却让许

况论他人。只是藏的太深,或许连他自己都给忘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