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三十

卷三·三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珏说:。这一世这里,甘心?”“你若死了,下辈就交也未必能够再遇上

该做的。”许明世答“没有什么甘心不甘心,这是我

要的。子不一定上他,所以做好这辈子就是因为不知道下辈还能的事才是重

唤他“,忍不住也呵呵的冬季,他与这一家眼间天真无邪的来,也有许多意趣孩子,跑,跑着跑着见许斟满热腾腾的美轩妙语,却也在帷幕他们空掉的酒盏,再多的繁华也欣赏连珠,寡语少言。那时他年少青,望着白雪过,但最后,停驻在撒的到处都是;那时沈傻笑;伊墨,拥毳衣炉的笼罩的八角亭里癫狂,没个形象叔叔笑的春,心性未的哈哈大笑,一不小被逗许叔叔”,正是眉着大人在亭子里亭子中饮酒谈天。沈清寒风无法侵袭到的他一生珏还人坐脑海中的却是漫天飞雪酒。即使再简单的事,心便将手中美酒稳,常常飘扬,在微笑着,给所经繁多,再多从他口中说出的热闹都经历过

里的梅花开了,沈那是最寻常不过的冬日,院子清轩邀他赏花

花飘扬,梅花,花生在火炉旁被烤的香,炉火热旺。只是雪没有太多热噼啪”作响,着再次斟满。盏被斟满又被饮空接

锦簇,盛景正隆。然而却是,花团

那时他们还不知前路,今朝共醉,也不知道会有那么如此坎坷多舛路未,前多离离散散。他们都没有预知的能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削减,却被时光打磨到今天,方知这段缘分这么长。情义并,直没有们以为会是一生一世的朋友的愈发深邃。那时他

怕。老人,对即将到来的永恒亡是的黑暗,依然有着经是枯朽可怕的,即使他已

但情与义,却毅然构成了赴死的动源。

在还不是为了博得美名和赞气伸出手时,拉朋把,颂,仅仅是有力世的东西。立足与为了即使失去生命也要维护东西,能够无愧于心

关爱、是情谊。那是救助、持、是是扶

世间正是西东西,有追逐这些东为有这样的续美好下去。人,才能美好,并继

的,过程却屡屡定,沈珏却思虑再三残酷周折,用许是美好他主意已都不愿意。与理沈珏,愿景总的命换伊墨回来,与情明世

“父亲不征询父亲意思的,”沈珏说:能拿主意,那就该由爹“事关父亲,这件事该决定。”

许明世说:“你就不能同意吗?”

答。能。”沈珏“不言之凿凿的

定主张的?”,家中世望着他,思忖着问:“这些年“沈珏,”许明可有一件事是你拿主意

沈珏闻言先是一摇头终摇了摇了头。这一次愣,想了半晌,最,带着许多愧

这样,早早就成了家中的孩子而他从未有过的时候。顶梁柱,为家中出普通人家的谋划策,定方向,做主张

就会回去。这是一意要插手,无须不是因为可以分开了,的停留旁人多言。伊墨心性淡薄跟随想过,会有停下来的一停留,心里明白很快要跟在身后就好。渐来过,也从未认真是因为那也是他执一直哪,他就在哪。即使中渐地就跟着这么长大了,可是是非。他只需伊墨途因皇帝而短暂,这样已成固习。个持续天。他们在短短的分离里也,极少卷没有和伊墨断了联沈清轩离世时,他尚年追逐的脚步却没有停下幼,便纷争,若是卷入了,百年的习惯,

办?”明世却问:“他们离可是许世后,你怎么

也承诺过要还有一个人,为想起里,因去找,要去寻的。在本能的想这样回答,他们。”沈珏儿又咽回肚子话到嘴边打了个找到那个人之前,不能去找父亲和爹爹“我去

有诺在先。诺言如该怎么办。若是找不到他们一定不认能一直找,直誓言一样,当以命誓到找到,了结这件事,以血践!所以他只了一下,沈珏方能去找莫名的动失神地站着,得自己了爹。呢?事的原则,况心里投胎转世的父亲和爹头一回不知道放弃不是他

这个念头,却清晰的念头。是第一次,是第一次如此沈珏想,这不做妖有什么好。

神色,心许明世望着他的里忍不住叹了一声,他其实只是个孩子。

怪不得沈沈清轩宁可守着所以清轩不肯随伊墨一齐离世,怪不得蛇也要活下去。对他的孩子,他看的很清始终放不下心楚,

依傍和羁绊,他却一直该离巢边。将他带在他照顾的太过周到,以墨这些年月里将独立,寻找新了,至于连伊墨都忘羽翼成熟的幼鸟早

人,伊墨、沈清轩、所以沈珏的世界里还有那个皇帝。只有三

沈珏将来不认他,会如何,尚未可若是他们不在,那人知。

定,都有资格吧。你是么决的孩子,无论什许明世踌躇着道:“你去做。”做个决定

后,依然没有沈珏犹豫着,很久过点头。

持的就是这样僵时候,柳延回来了

们看,“采了这许多鲜汤喝。”从门外看见他们,乎装满的蘑菇给他,晚上熬一锅显然是欣喜的,柳延放下背上的小竹篓将里面

头。许明世也不再逼问沈珏然他已经回来,,只是暗自摇

:“出什么事了们神情不对,问柳延见他吗?”

有些事。”许明世。”去,“我绕过沈珏走们谈谈

蘑菇,将空间厨房里洗沈珏端着竹篓石桌上糕点和清茶,摆好了留给他们。

何说起,在他的目光柳延许明世,一时不知该从下沉默着,斟酌措辞。目光清知道了些什么。倒是明而锐利,似乎先坐下,

“关于他未想好,柳延便开了口,劈头伊墨的事?既然就问:

一怔,接着点明世点头。

现在这样就很好。”不用做些什么延定定望着他,道二。”柳:“你“你不说,我也能猜

有,今年你留得住也知道你你又怎么办?”是怎么想的。要跟它走,?后年呢?他真有喜欢的母想过没只是你世这才开口,“其实我许明“很好吗?”年呢,明

地道“不会。”柳延快速

缄默片刻过后一天。”,迟早有这:“他如今是蛇,纵?”许明世笑了笑,他好,却未必不的生活。他会离开你的然有情义之心,晓“你拿什么这么肯,严肃道想追逐更适合他得你待

,道:笃定地重复一遍言罢,许明世又“你心里也明白。”

哪里。他若想与别人他回到我身边又受,我就杀,我就山。”柳延仍如何?”山不就我着他。若实在无法忍了那让他留长相厮守,我就陪:“他去哪里,我跟去是那副从容的神态恋的东西,

道:“我终归是要样,。三百年前是这柳延挑了一下眼皮,三百年后还是这样。”住他的,无论他甘愿不甘愿

好的法子,不“眼是吗?”许明世说下有一个更

始终这般清醒自持地活作出最恰当的出什么代价呢?”现出任何讶异。“你要付适的。未必是最好选择问,没有却是最合出全貌,并晓般通透世动静,琢磨微渺的痕迹,以此推的,着,把握任何微小的故。他仿佛一切都已知

什么样的代价?许明世。”他问:“你要付出

我都该这么做。”不算欺瞒“我已经老朽、知己、也是兄弟。为情为义,,没有几天可活。”许明世没有直接回答,婉转地给了一个的答案,“他是我朋友

后,”柳兔吗?”去找你的小白延道:“你死之后,投胎“然

落,“我放她死无地掩气,便能守一世眼中的失“当然。”许明世小心全尸。”夫妻是为了去找她,若有运回客栈再走,也不会让当初我若细心些弃修仙,就,送她……

得让我想想。”想想。”柳再让我延说,“你“你

想。”:“那你再想许明世叹道

了,爬了出来,从睡,便觉得被子柳延坐在竹椅上,说要槛上游过,找了庭院里孤坐的也不暖来打一条蛇,一觉醒来柳延想想,就一柳延仍未归来,他再扰他。只有柳延。直坐到天黑,果真无人不在,又睡一觉,醒来

了上去,仿佛一条顺着柳延的脚踝攀他是那么昵是天经地义。自然地蛇与一个人的亲

惯的置,重新在拥抱他的人脸来继续发懒蹭,这才找上舔了舔,又挨过了个去被抱进怀里,他去蹭了抬起头,蜷起柳延伸出手,他缠过

来,道:“爹,一吃了。”沈珏端着饭菜过天色渐渐暗了,天没

身侧,望着青蓝光线里:“许明世,你还,沉声问的许明世瞒了我什么?柳延点点头,透过他

他面前二人俱是一愣。

能做最后一点子里,你还形。”岁已高,未必活的过件事你该是欢,伊墨还有法子回缓缓延抱着黑蛇起身踱步走向他:“你知道告诉我今年,在这不多的日“我仔细想过,以你的性情,这事。你会高兴的来欢喜喜来告诉我才对。”柳,我也知道,你年

“但是你没有。”柳延说:“为什么?”

会不同意诉我,未说,所以才这样迟疑的告?”“你瞒了什么甚至担心我

死都无畏,却生生瞒不敢说?”下来,“什么事,让你

世冷汗都淌了下来要害。几乎逼的许明柳延一句接山不露水,句句直抵一句的逼问过去,不显

状,么算了吧。”。他说:“这件事就柳延见就不再问了

够。或许有一己情,柳延并不后悔此刻的义,要他不再问,是许明世重天伊义的方法转寻更好的依傍,但那一底,他只要保证自己和自由。但若让朋死还可怖的境地,事,他做不到。决定。生与死是无会难过,却不会阻拦,天到来之前都不需要清楚的太彻为伊墨去死,他墨会真的离他而情重足轻重的因为很多事情去,不糊涂就足友为此陷入比每个人都有表达自

在死亡上,却不能建立在苦痛上他的快乐可以建立

什么不好柳延说:“寿终正寝也未“许明世。”,我们为你洗梳为。你面的去老,到那一天尝有好活着,我们为你养你换装,让你干净寻找你的小兔子,”

善。她在等声音柔和,语调温你。”柳延轻轻说,

“……你让我说什么呢?”良久后,许明世道:

你自己。你自己还要了解么呢?人活一世,所求无外乎样一个人,比说什世上还有这

兄弟。友、你的你的朋知己、你的何其幸运的是,他还是

这样老老而无用,解你,体你已贴你,即使他还怜惜着的你。他理

,坚定不移他自己已身陷囹即使他如一棵高大的古树的屹立在那里,为你护着你。圄之境,也不妨碍遮风挡雨,竭尽所能的庇

结交的友人,并为此受益这是沈清轩。终生。他年少轻狂时

来又往往,去返,却只这去又返沈清轩。下多少人,来一个

独一无二的,沈清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